• <th id="i4mov"></th>

    <dd id="i4mov"><pre id="i4mov"></pre></dd>
    <rp id="i4mov"><ruby id="i4mov"><input id="i4mov"></input></ruby></rp>

    <em id="i4mov"></em>
    <em id="i4mov"></em>
    <th id="i4mov"></th>
        <em id="i4mov"></em>

        【嶺南文史】清明憶柯麟:一位醫界巨擘的紅色傳奇

        來源:羊城晚報?羊城派 作者:朱紹杰;周欣怡 發表時間:2021-04-06 21:01
        羊城晚報?羊城派  作者:朱紹杰;周欣怡  2021-04-06
        鋤內奸,搞統戰,主導華南醫學教育

        文、視頻/羊城晚報全媒體記者 朱紹杰 周欣怡
        圖/受訪者提供

        名家與南粵②

        蔥蔥郁郁的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里,佇立著一座“柯麟樓”。柯麟,堪稱華南醫學的“一代巨擘”,不僅主持組建中山醫科大學,還為暨南大學復辦、暨南大學醫學院創建作出重大貢獻。

        然而,作為醫學教育家的柯麟還有一重“紅色特工”的身份和經歷。在懲殺叛徒白鑫、聯系葉挺、秘密大營救、“兩航起義”等重要歷史事件中,柯麟都留下了不可忽視卻鮮為人知的身影。

        他聯結了我黨早期的許多革命家,張太雷、周文雍、陳鐵軍、彭湃夫婦、蔡和森、李碩勛、葉挺等,都是曾與他并肩戰斗過的親密戰友;周恩來、葉劍英、陳賡、潘漢年、廖承志,都曾是他的直接上級領導。

        上個世紀三十年代至五十年代初期,柯麟以華南一代名醫的身份躋身于澳門上層社會,為統一戰線做了大量工作。“高懸義壺濟貧苦,為國為民獻終身。”今年是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也是柯麟先生誕辰120周年。清明將至,借此緬懷這位中國革命史和醫學史上的傳奇人物。

        柯麟

        投身革命

        多年之后,八十高齡的柯麟曾這樣回憶他18歲時的經歷:“我第一次進入中山醫學院的時候,還是二十年代的初期。第一次大革命的浪潮,使我開始接受馬列主義,并從這里走上革命的道路。”1916年,出生于廣東海豐海城鎮的柯麟考入海豐中學,認識了一位比他大四歲的高年級學長——中國共產黨早期領導人、農民運動領袖彭湃。

        后經彭湃介紹,就讀于廣東公立醫科大學(現中山大學醫學院前身)的柯麟加入社會主義青年團(1925年1月更名為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25年,柯麟擔任廣東公立醫科大學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支部首任書記。自此之后,柯麟和十幾名同學共同組織了新學生社,領導廣東公立醫科大學的學生運動。

        中山大學中山醫學院

        同年,在彭湃的介紹下,柯麟邀請周恩來到學校演講。周恩來在演講中說道:“我們的時代是戰斗的時代,革命青年一定要與工農兵合作,才能取得大勝利。”周恩來的一番話,為柯麟指明了革命的道路與方向。在廣東公醫學習的日子里,柯麟多次領導和參加學生運動,同時在醫學上刻苦鉆研,這也為他日后的工作打下了堅實基礎。

        1927年,柯麟赴武漢出席全國共青團代表大會,并立即被派往國民革命軍第四軍,先后任二十四師教導隊醫官、軍部醫務處主任。是年9月隨第四軍回廣州,任該軍后方醫院副院長。隨后,他參加廣州起義,起義失敗后避難上海,開設達生醫務所,作為黨的秘密聯絡點,并參加中央特科的工作。

        懲處叛徒

        一生低調的柯麟,一生只和一個后輩深入詳談他的潛伏歲月,這個后輩就是羊城晚報前副總編輯魯陽。其中,最為傳奇的,莫過于柯麟參與懲處叛徒的故事。1929年8月,柯麟的革命引路人彭湃因被叛徒白鑫出賣而被殺害。中央特科調查到白鑫叛變的真相,周恩來打破慣例,要求“特科會打槍的全部都要參加”,找到叛徒白鑫報仇。

        然而,白鑫叛變后就被敵人保護起來,不知所終。由于白鑫與柯麟是舊相識,但又不知道柯麟的政治身份,時任中央特科情報科科長陳賡便將尋找叛徒的任務交給了柯麟。

        當時,白鑫曾秘密到柯麟診所看病。柯麟不動聲色地給他看完了病,然后以取藥為名,暗地派人通知中央特科。不過,中央特科的人尚未趕到,白鑫就匆忙離開了診所。陳賡認為,白鑫可能會再次來診所,就囑咐柯麟照常開業,等待白鑫到來。

        半個月后,白鑫約柯麟到法租界的一家飯店給他看病。柯麟如約前去,“現場防備森嚴,柯麟不急不慢地替白鑫診斷,并利用給白鑫看病的間隙與白鑫閑聊。白鑫邀請他下次到自己的住處——法租界霞飛路和合坊范爭波的公館里來看病”。

        不久后,中央特科得到情報,白鑫將啟程前往意大利。周恩來和陳賡等人意識到,這是除掉白鑫最好的也是最后一個機會。中央特科立即部署,不僅懲殺了叛徒白鑫,還除掉了特務頭子范爭波。

        白鑫和范爭波死后,上海國民黨黨部和法租界巡捕房立即展開大搜捕。組織上安排柯麟秘密轉移到東北。東北地區組織工作的領導人劉少奇在了解了柯麟的情況后作出指示,要柯麟回到南方繼續工作。

        濠江歲月

        1930年,柯麟來到香港。1931年1月,設在香港的廣東省委及其所屬機關先后被破壞,柯麟無法與組織直接取得聯系,只得獨自行動,在香港掛牌行醫,開設南華藥房。后來,中央交通總站的李少石來到南華藥房,叮囑柯麟建立與中央單線聯絡的交通機關。

        1931年秋,柯麟護救出時任中共廣東省委軍委書記、烈士李碩勛的妻兒,將他們送往上海。其間,葉劍英、聶榮臻、陸定一同時經由香港轉赴中央蘇區,香港聯絡站發揮了重要作用。

        1935年,紅軍總政治部聯絡部部長潘漢年來到香港,要柯麟前往澳門,聯系當時寓居澳門的葉挺將軍。葉挺在澳門期間常和柯麟談起革命經歷,還曾對柯麟說:“以前我革命了半生,現在雖然沒有直接參加革命工作,但我依然希望在下半生貢獻自己的力量,為黨的事業作出貢獻。”柯麟將葉挺的生活狀況和思想狀況一并向組織作了匯報,為其后來重新“出山”,出任新四軍軍長作了鋪墊。

        除了經營自己的診所外,柯麟還在澳門鏡湖醫院擔任義務醫生,由一名普通開業醫生一躍成為醫院院長,并把這所不起眼的醫院辦成澳門規模最大、管理最好、醫療水平最高的著名醫院。任職期間,柯麟救死扶傷,以華南名醫的身份躋身于澳門上層社會,贏得了各界人士的信賴贊譽,為后來的“秘密大營救”及其他統一戰線工作創造了有利條件。

        迎接新中國

        1949年,新中國即將成立的消息傳到澳門,但此時葡萄牙政府禁止共產黨活動,國民黨特務也采取了暗殺行動,澳門還沒有人敢掛紅旗。10月10日,柯麟派人在街口掛出紅旗,鏡湖醫院也升起五星紅旗。1949年11月24日上午9時,柯麟和馬萬褀在澳門平安戲院主持召開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大會。

        1949年10月10日,柯麟在鏡湖醫院慶祝新中國成立大會上講話

        1949年11月9日,香港中國航空公司、中央航空公司2000多名員工通電起義,史稱“兩航起義”。美國及逃到臺灣的國民黨勢力向澳門當局施加壓力,企圖凍結“兩航”在澳門的財產。

        時任中共中央華南分局第一書記、華南軍區司令員兼政委、廣東省及廣州軍管會主任葉劍英委派時任中央軍委空軍民航處領導成員任泊生,攜帶自己的親筆信前往澳門面交柯麟。葉帥在信中指示柯麟,務必將這批關乎新中國民航事業發展的航空器材迅速運往廣州。

        這次行動的成功,與柯麟在澳門長期所做的統戰工作密不可分。1950年1月21日,柯麟給葉劍英寫了一封密函匯報,記述了他與何賢合作順利達成使命的經過,此信目前收藏在廣東省檔案館。這次搶運行動為新中國提供了民航飛機維修器材,為我國航空工業發展打下了堅實基礎。

        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初,抗美援朝期間,柯麟與兄弟柯平和何賢、馬萬祺合作,將汽油、雷達等一批軍用物資從澳門運往內地。1956年2月,長年與柯麟共事的新增補的澳門首位全國政協委員何賢在第二屆全國政協第二次會議大會上說道:“我過去對共產黨的認識,并不是從書本上得來的,而是得力于一位黨員同志的感召。”

        這位“黨員同志”,就是柯麟。

        上世紀50年代,馬萬祺(右)與柯麟(中)、柯平(左)合影

        遍植桃李

        柯麟的前半生,可以說是中國共產黨人赴湯蹈火、前仆后繼的真實寫照。從1928年參加中央特科,到1949年新中國成立,柯麟終于可以公開自己的中共黨員身份。而此時一項新的任務又在等待著他。

        1951年,中央安排柯麟出任廣州中山醫學院(中山醫科大學前身)院長兼黨委書記。這是他人生中第二次回到中山醫。他主持合并中山大學醫學院與嶺南大學醫學院、光華醫學院,奠定了中山醫中興之基。上世紀八十年代,柯麟第三次回到中山醫學院,年近八十的他以衛生部顧問(正部長級)兼任院長一職。

        同一時期,柯麟對于廣東一些醫學院校的發展作出了卓越貢獻,其中以暨南大學醫學院為最。1978年1月,中央決定復辦暨南大學,新辦醫學院及華僑醫院,時任衛生部顧問(正部長級)的柯麟被聘為暨南大學復辦籌委會副主任。暨南大學醫學院第一任黨委書記劉希正回憶,在柯麟的鼎力支持下,在兄弟醫學院校的支援之下,暨南大學醫學院在較短的時間內向全國招聘了上百名骨干教師。

        暨南大學醫學院

        1978年7月,暨南大學醫學院順利完成了高考恢復后的第一次招生,共招收了臨床醫學專業新生132名,其中港澳生57名、僑生4名、國內生71名。暨南大學醫學院就此成為全國第一所面向海外、面向港澳臺地區招生的綜合性大學,是國內第一所有醫學院的綜合性大學。

        1991年9月,柯麟在北京逝世,終年91歲。2017年6月5日,中山一院手術科大樓正式命名為“柯麟樓”。時任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崔世安,葉劍英元帥后人,全國政協原副主席馬萬褀之子馬有恒,以及澳門鏡湖醫院、澳門中大醫科校友會和香港中大醫科校友會的有關嘉賓等出席揭牌儀式,紀念和緬懷醫學教育名家、中大醫科“一代宗師”柯麟老院長。中山大學校長羅俊在致辭中表示,中大醫科尤其是中山一院所取得的成就,與柯麟精神的傳承發揚密不可分。

        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柯麟樓

        【訪談】

        柯老堪稱共產黨員的楷模

        沈曉濤(暨南大學檔案館館員)

        羊城晚報:柯麟先生早年輾轉省港澳。如何評價其在統一戰線工作中的貢獻?

        沈曉濤:柯老為統一戰線作出巨大的貢獻,其中最具代表性就是文化名人大營救。1941年底,香港淪陷。中共中央十分關心在港愛國民主人士和文化界名人的安危,組織了一次生死營救。在行動中,負責澳門營救工作的柯麟功不可沒,曾接送夏衍、范長江、梁漱溟、金山、李少石等數十位愛國民主人士和文化界人士及共產黨人。

        柯麟在1935年奉命前往澳門,組織上還交給他一個重要任務,便是在澳門建立廣泛的愛國統一戰線。一次偶然的機會,柯麟與馬萬祺成為好友。柯麟發現馬萬祺是個有著愛國情懷且關心民生的商人,便介紹他見潘漢年。馬萬祺與中國共產黨的關系也因此更加密切。

        在馬萬祺的幫助下,中國共產黨在澳門的許多工作得以順利開展。柯麟也因此結識了何賢。何賢是個十分活躍的人物,在澳門社會極具親和力和影響力。經過柯麟、柯平等共產黨人的長期爭取,何賢成為我們主要的統戰對象。1983年,柯麟奉葉劍英委員長指派,代表全國人大常委會和全國政協常委會前往港澳探望病重的何賢,隨后出席何賢葬禮。

        羊城晚報:中山醫學院在全國醫學界有著重要影響力。柯麟先生在其中發揮了怎樣的作用?

        沈曉濤:1951年3月,柯麟擔任中山醫學院院長并兼任黨委書記,他在中山醫學院推行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首先是明確科研為社會主義服務這個大方向,號召廣大師生在科研上攻堅克難。其次,他強調要將教學、醫療、科研三者有機結合,使理論知識和科研成果能夠推動醫療事業的發展,從而保障廣大勞動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

        1962年,結合中山醫學院的實際情況,柯老提出“三基”的教學目標,培養“三嚴”精神。“三基”指的是基礎理論、基本知識、基本技能訓練。“三嚴”指的是“嚴肅的態度、嚴格的要求、嚴密的方式”。在柯麟的帶領下,中山醫學院建立了完善的現代醫學教育體系,在教學、科研和醫療等方面碩果累累。

        1980年,年近80歲的柯麟重新回到中山醫學院,兼任院長一職。當年5月3日,柯麟出席了全院大會并發表講話。在會上,柯麟勸勉全院師生員工奮發圖強,將中山醫學院建設成為華南醫學方面的教學、醫療和科學研究中心。

        柯麟(右一)與病人親切交談

        羊城晚報:今年是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老一輩共產黨員的傳奇經歷可以給當下怎樣的啟示?

        沈曉濤:柯老是著名醫學教育家、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和杰出的地下工作者,默默無聞地為中國共產主義事業作出重大貢獻。《人民日報》曾刊登新華社發出的關于柯老的訃告:

        柯麟同志一生光明磊落,襟懷坦白,堅持原則,遵守黨紀、勤勤懇懇,任勞任怨,認真負責,勇于進取,開拓創新、艱苦樸素,平易近人,嚴于律己,寬以待人,團結同志,作風正派。他從不計較個人得失,關心群眾,愛護知識分子,深受廣大干部和群眾的尊敬和愛戴。他桃李滿天下,凡是熟悉他的人,對他的高風亮節,無不欽佩。柯麟同志為了共產主義的崇高理想,無私地把自己的一生全部奉獻給了中國人民解放事業和社會主義建設事業,是當下共產黨員的楷模。 

        【延伸】

        潛伏20年兄弟“不相知”

        沒有柯麟、柯平兄弟,澳門的近代史,可能會缺少重要一頁。實際上,中共于上世紀三十年代之后在澳門地區的活動和發展史,柯氏兄弟在其中發揮重要作用。雖然兩人都是地下共產黨員,但隸屬于不同的組織,保持各自的獨立性,卻又“心有靈犀一點通”地相互密切配合。新中國成立后,兩兄弟才正式互稱“同志”,成為澳門當代史上的一段佳話。

        據相關資料顯示,柯麟、柯平兩兄弟在澳門的奮斗歷史各有千秋,但都在各自不同的崗位上作出了重大貢獻。柯麟的“潛伏”直屬于中央特科及后來周恩來、葉劍英等領導人單線聯系,專注于長期的秘密聯絡工作、高層統戰工作。而柯平則是接受地方抗日武裝黨組織指派,在澳門以貿易為掩護,參與建立澳門地下黨組織,團結和組織廣大基層民眾,投入新民主主義斗爭。

        《羊城晚報》2021年4月2日A8版

        本欄目合作網站:文史廣東 http://www.gdwsw.gov.cn/

        編輯:
        新聞排行榜
        精彩推薦
        日本狂喷奶水在线播放212,很黄很色欧美牲交视频,美女翘臀强进入系列在线观看,sss在线 网站地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