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i4mov"></th>

    <dd id="i4mov"><pre id="i4mov"></pre></dd>
    <rp id="i4mov"><ruby id="i4mov"><input id="i4mov"></input></ruby></rp>

    <em id="i4mov"></em>
    <em id="i4mov"></em>
    <th id="i4mov"></th>
        <em id="i4mov"></em>

        嶺南美術名家力作走進江城,廣東美術館藏品專題展武漢開幕

        來源:羊城晚報?羊城派 作者:朱紹杰 發表時間:2021-03-27 14:09
        羊城晚報?羊城派  作者:朱紹杰  2021-03-27
        自上個世紀以來,湖北與廣東的美術淵源一直很深

        文/羊城晚報全媒體記者 朱紹杰 通訊員 曾睿潔
        圖/主辦方提供

        在這個春回大地、萬物復蘇的美好時節,廣東美術館聯合湖北美術館將一批經過精心挑選的嶺南美術名家名作從花城廣州帶到了江城武漢。

        展覽現場

        3月19日,由廣東省文化和旅游廳、湖北省文化和旅游廳指導,廣東美術館、湖北美術館主辦,廣東美術館館長王紹強擔任總策劃、批評家皮道堅擔任學術主持、湖北美術館館長冀少峰擔任策展人的“思想與踐行:新中國廣東美術敘事(1949—2021)——廣東美術館藏品專題展”在湖北美術館開幕。展覽將持續至4月5日。

        廣東省文化和旅游廳黨組書記、廳長汪一洋在開幕致辭中表示,文化是凝聚人心的紐帶,是引領前進的旗幟,希望這些來自廣東的優秀美術作品能夠讓湖北人民進一步了解嶺南美術,了解廣東面貌,也希望通過這次的聯合辦展能夠進一步加深粵鄂兩省的深情厚誼,進一步拉近兩省人民的血脈親情。

        關山月 《龍羊峽》中國畫

        本次展覽從廣東美術館館藏作品中遴選出了近一百件精品力作,按照1949-1978、1978-1999、2000至今三個階段展出。

        何香凝、關良、方人定、黎雄才、關山月、廖冰兄、賴少其、黃新波、楊之光、王肇民、胡一川、鄭爽、王玉玨、陳永鏘、陳金章、林墉、林豐俗、許欽松、李勁堃等藝術家的作品亮相展廳,串聯成新中國成立以來美術發展的縮影。

        孫洪敏 《女孩日記》

        身處東西方文明相遇的前沿陣地,廣東美術因其自身深厚的史學底蘊及風格鮮明的革新精神,在近現代中國美術格局中占據重要地位。

        從“二高一陳”倡導的藝術變革,到方人定、黎雄才、關山月、趙少昂、何香凝等為代表的二代傳人不斷發展壯大,再到后輩楊之光、陳金章、梁世雄、林墉、王玉玨等大家在堅持創作的過程中融入新的時代精神,嶺南畫派折衷中西,融匯古今,開辟出了一條獨特的發展道路。

        自20世紀起,廣東畫壇經歷了中西方文化對峙、沖突、融合的復雜變化過程。廣東畫壇生成的國粹派、融合派、西化派等百家爭鳴的格局。

        新中國成立后,從“新國畫運動”到我國新興木刻版畫的沛然興起,廣東作為中國觀望西方的“窗口”,不斷經歷著從革命時期、新中國成立、改革開放一直到新時代的思想震蕩與創新實踐。

        林豐俗 《公社假日》

        廣東美術館館長王紹強表示,自上個世紀以來,湖北與廣東的美術淵源一直很深。

        前身為中南美專的廣州美術學院,許多師生來自荊楚大地;改革開放后全國各地人才匯聚廣東,許多湖北籍藝術工作者在生活和創作中與這片土地迸發出火花,為廣東在當代藝術領域的發展貢獻新的力量。

        廣東美術館與湖北美術館共同策劃本次展覽,將新中國成立以來的廣東美術精品在湖北美術館展出,對促進兩省文化藝術交流互鑒與民心相通具有重要意義。

        黃新波 《年青人》

        目前,完整豐富的館藏體系是廣東美術館有效進行學術研究和策展的基礎和可靠途徑。

        開幕式上,王紹強表示,廣東美術館經過二十多年來的不斷完善,逐步確立了 “沿海性”與“當代性”的收藏定位。

        “根據這一定位,廣東美術館至今已有超過四萬件藏品,基本可勾勒出廣東美術從新中國成立前后至今的發展脈絡,其中不乏在全國產生巨大影響力、具有美術史發展里程碑意義的重要作品。”

        展覽現場

        (編輯: 易芝娜)

        編輯:
        新聞排行榜
        精彩推薦
        日本狂喷奶水在线播放212,很黄很色欧美牲交视频,美女翘臀强进入系列在线观看,sss在线 网站地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