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i4mov"></th>

    <dd id="i4mov"><pre id="i4mov"></pre></dd>
    <rp id="i4mov"><ruby id="i4mov"><input id="i4mov"></input></ruby></rp>

    <em id="i4mov"></em>
    <em id="i4mov"></em>
    <th id="i4mov"></th>
        <em id="i4mov"></em>

        專訪著名漫畫家“小林”林帝浣:我創作的兩大靈感來源是窮和丑

        來源:金羊網 作者:何晶 發表時間:2019-04-25 22:35

        文/金羊網記者 何晶

        圖/長江文藝出版社供圖

        著名漫畫家林帝浣的漫畫集《小林漫畫:人間治愈術》近日由長江新世紀出版發行,網站開啟銷售當日即賣出20000冊,一周內銷售量高達50000冊。

        被讀者親切稱作“小林老師”的林帝浣生于1975年,曾以全校第一的成績考入中山醫科大學臨床醫學系,但畢業后沒穿過一天白大褂,他留校做過行政,從事過IT行業,還當過大學老師。如今,他的正式頭銜也不是畫家,而是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客座教授、人文藝術治療科主任。

        今年初,林帝浣受邀赴聯合國總部講學,誠懇熱情地講述他對中國文化的理解。借由他的漫畫、國畫、攝影作品,許多海外人士第一次了解到中國文化的魅力。如今,他一人運營的公眾號“小林”已有百萬粉絲,位列“中國微信500強”。

        會畫畫,會攝影,還會寫文章和各種金句,小林老師的創作秘笈是什么?他的靈感來源又是哪兒?4月25日下午,小林老師接受了金羊網記者采訪。

        談新書:就像人生既有毒雞湯也有正能量

        記者:新書《小林漫畫:人間治愈術》最想傳遞給讀者的是什么?

        小林:很多朋友看到我的漫畫后留言說,日常生活負能量滿滿,但看了漫畫之后覺得很放松,心情會變好。我聽說現在有患病的讀者會臨摹我的漫畫,作為一種治療方式。于是,我想利用漫畫的方式去療愈,也是一種可以探索的方向,所以定了這個書名。至于為什么大家喜歡臨摹我的漫畫,因為我的漫畫比較簡單,技術含量普通,寥寥幾筆,容易入手。

        記者:這次出版的作品,有什么挑選標準嗎?

        小林:這兩三年來,畫漫畫大概有兩三千張,沒有仔細數過。出版作品的挑選標準是,它不能全是負能量和毒雞湯,應該是正能量和負能量相交雜著的,就像我們的人生,有時高興,有時不高興。這個漫畫的編輯過程也是,有低谷,有巔峰,有喜有憂,有笑有淚。

        記者:您覺得自己的漫畫為什么這么受歡迎?

        小林:有多方面的原因吧。一是我畫畫其實沒什么功底和水平,胡亂畫,畫得比較粗糙和普通。可能正因為這樣,大家反而覺得很親切,看著輕松,不累。

        第二是因為,我只是普普通通的上班族,跟大部分人都差不多,現在還在學校里面工作,每天上班下班,所以我的感受會讓普通人有共鳴。

        第三個受歡迎的原因可能是,我比較注重漫畫里的文學性。我本來以寫文章為生,對文字有強迫癥,這些漫畫里面的語言,我會反復提煉、修改、精簡,用最少的字表達最豐富精準的意思。這個啟發是從我喜歡的唐詩宋詞中來的。

        談創作:靈感來源是窮和丑

        記者:您的作品金句頻出,能說說您的創作習慣嗎?是一有想法就立刻記下來那種嗎?

        小林:關于漫畫的金句部分,我的很多構思其實都是漫長的。可能剛開始時并沒有那么有趣,但如果我覺得一個題材值得表現,我會把這個想法記下來。我習慣用手機的備忘錄功能,然后會在漫長的時間里慢慢去修改它,或者思考用怎樣好玩的方式來表現。修改和思考的時間,往往挺長的。

        記者:平常的靈感來源是什么?

        小林:靈感通常來自人生的兩大特點,第一是窮。所謂“生于憂患,死于安樂”,一般有錢人的思想比較簡單,窮人思想比較復雜,我就是那個思想復雜的窮人。

        第二是丑,所謂丑人多作怪,一個漂亮的人,長得顏值高的人,腦子是比較簡單的,但是丑的人就會有很多心思,這是我創作的兩大來源,就是窮和丑。

        記者:您在漫畫、國畫、攝影、書法、IT等方面都有很不錯的成績,您的精力特別旺盛?

        小林:其實我不是喜歡整天忙忙碌碌的人。可能因為長期從事新媒體寫作,我的動作比較快。畫國畫很快,寫文章也挺快,畫漫畫也很快。出去玩兒和創作,其實是連在一起的,有時候玩得很高興,順便也就創作了,創作的時候,也像玩一樣。

        對于創作者來說,旅行、游歷和閱讀的時間是不可以節省的。真正的創作,往往就是一瞬間的感受,可能是在你閱讀之中,或是旅行中的點點靈光。整天坐在家里的創作,可能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記者:您現在正式工作的頭銜是什么?工作和漫畫創作是互相促進的嗎?

        小林:我現在在中山二院做客座教授,這其實是兼職,因為我是臨床醫學畢業的,醫學領域比較熟悉。我開設的人文藝術治療課,我利用漫畫或者藝術學習的方法,去療愈腫瘤晚期病人。比如手術后、放化療之后,這部分患者需要這一類治療跟進。我們希望通過精神的力量,讓患者重新樹立健康的心態。這也不是玄乎的治療方案,而是有嚴格參數的,有治療效果的對照,是嚴肅的科研項目。

        談生活:我本身也蠻焦慮的,因為要養家糊口

        記者:您的漫畫作品常常透出人生智慧,您覺得自己是個智慧的人嗎?

        小林:我覺得我的智慧蠻普通的,至今都沒敢去測智商,擔心萬一素質太低,下半生沒法過。我比較喜歡讀書,也喜歡到處走走,可能得到的人生感受比較多吧。

        人生智慧其實并沒有高下之分,大部分人的智力應該是相似的。太陽底下無新事,可能我們只是換一種方式把它表達出來。

        記者:平常生活中您是個幽默的人嗎?

        小林:幽默可能是大家都覺得我挺搞笑,但其實我是一個特別正經的人。這種幽默或搞笑,可能來自于一種價值觀,或者是價值觀背后的閱歷和學識。當你形成了對這個世界獨特的觀點,然后說出來和別人不一樣的觀點,有時就會讓人覺得很幽默。人生難免會遇到一些坎坷,如果你能用黑色幽默的方式去化解,也是幽默感的來源。

        記者:那您平時會焦慮嗎?

        小林:焦慮可能是現代人的共性,我自己本身也蠻焦慮的,因為要謀生掙錢、養家糊口。單位工作也很多,還經常被催稿。但我覺得,焦慮可以是一種不良情緒或負能量,但負能量和正能量往往只有一念之差,把這種焦慮轉化為另外一種動力,也是可能的。

        記者:具體是怎么轉換呢? 

        小林:你換一個想法,負能量可能就變成了正能量。我的漫畫里經常出現毒雞湯,但這種毒雞湯往往有治愈作用。很多人自己有困擾,走不出來,但看到漫畫之后,發現世界上并不是只有我一個人遭受這樣的折磨,他會有一種心事被說出來的感覺,反而會感覺自愈。再比如我自己,煩惱多了會失眠很痛苦,但失眠的時候正好可以構思漫畫。

        編輯:Giabun
        數字報
        專訪著名漫畫家“小林”林帝浣:我創作的兩大靈感來源是窮和丑
        金羊網  作者:何晶  2019-04-25

        文/金羊網記者 何晶

        圖/長江文藝出版社供圖

        著名漫畫家林帝浣的漫畫集《小林漫畫:人間治愈術》近日由長江新世紀出版發行,網站開啟銷售當日即賣出20000冊,一周內銷售量高達50000冊。

        被讀者親切稱作“小林老師”的林帝浣生于1975年,曾以全校第一的成績考入中山醫科大學臨床醫學系,但畢業后沒穿過一天白大褂,他留校做過行政,從事過IT行業,還當過大學老師。如今,他的正式頭銜也不是畫家,而是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客座教授、人文藝術治療科主任。

        今年初,林帝浣受邀赴聯合國總部講學,誠懇熱情地講述他對中國文化的理解。借由他的漫畫、國畫、攝影作品,許多海外人士第一次了解到中國文化的魅力。如今,他一人運營的公眾號“小林”已有百萬粉絲,位列“中國微信500強”。

        會畫畫,會攝影,還會寫文章和各種金句,小林老師的創作秘笈是什么?他的靈感來源又是哪兒?4月25日下午,小林老師接受了金羊網記者采訪。

        談新書:就像人生既有毒雞湯也有正能量

        記者:新書《小林漫畫:人間治愈術》最想傳遞給讀者的是什么?

        小林:很多朋友看到我的漫畫后留言說,日常生活負能量滿滿,但看了漫畫之后覺得很放松,心情會變好。我聽說現在有患病的讀者會臨摹我的漫畫,作為一種治療方式。于是,我想利用漫畫的方式去療愈,也是一種可以探索的方向,所以定了這個書名。至于為什么大家喜歡臨摹我的漫畫,因為我的漫畫比較簡單,技術含量普通,寥寥幾筆,容易入手。

        記者:這次出版的作品,有什么挑選標準嗎?

        小林:這兩三年來,畫漫畫大概有兩三千張,沒有仔細數過。出版作品的挑選標準是,它不能全是負能量和毒雞湯,應該是正能量和負能量相交雜著的,就像我們的人生,有時高興,有時不高興。這個漫畫的編輯過程也是,有低谷,有巔峰,有喜有憂,有笑有淚。

        記者:您覺得自己的漫畫為什么這么受歡迎?

        小林:有多方面的原因吧。一是我畫畫其實沒什么功底和水平,胡亂畫,畫得比較粗糙和普通。可能正因為這樣,大家反而覺得很親切,看著輕松,不累。

        第二是因為,我只是普普通通的上班族,跟大部分人都差不多,現在還在學校里面工作,每天上班下班,所以我的感受會讓普通人有共鳴。

        第三個受歡迎的原因可能是,我比較注重漫畫里的文學性。我本來以寫文章為生,對文字有強迫癥,這些漫畫里面的語言,我會反復提煉、修改、精簡,用最少的字表達最豐富精準的意思。這個啟發是從我喜歡的唐詩宋詞中來的。

        談創作:靈感來源是窮和丑

        記者:您的作品金句頻出,能說說您的創作習慣嗎?是一有想法就立刻記下來那種嗎?

        小林:關于漫畫的金句部分,我的很多構思其實都是漫長的。可能剛開始時并沒有那么有趣,但如果我覺得一個題材值得表現,我會把這個想法記下來。我習慣用手機的備忘錄功能,然后會在漫長的時間里慢慢去修改它,或者思考用怎樣好玩的方式來表現。修改和思考的時間,往往挺長的。

        記者:平常的靈感來源是什么?

        小林:靈感通常來自人生的兩大特點,第一是窮。所謂“生于憂患,死于安樂”,一般有錢人的思想比較簡單,窮人思想比較復雜,我就是那個思想復雜的窮人。

        第二是丑,所謂丑人多作怪,一個漂亮的人,長得顏值高的人,腦子是比較簡單的,但是丑的人就會有很多心思,這是我創作的兩大來源,就是窮和丑。

        記者:您在漫畫、國畫、攝影、書法、IT等方面都有很不錯的成績,您的精力特別旺盛?

        小林:其實我不是喜歡整天忙忙碌碌的人。可能因為長期從事新媒體寫作,我的動作比較快。畫國畫很快,寫文章也挺快,畫漫畫也很快。出去玩兒和創作,其實是連在一起的,有時候玩得很高興,順便也就創作了,創作的時候,也像玩一樣。

        對于創作者來說,旅行、游歷和閱讀的時間是不可以節省的。真正的創作,往往就是一瞬間的感受,可能是在你閱讀之中,或是旅行中的點點靈光。整天坐在家里的創作,可能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記者:您現在正式工作的頭銜是什么?工作和漫畫創作是互相促進的嗎?

        小林:我現在在中山二院做客座教授,這其實是兼職,因為我是臨床醫學畢業的,醫學領域比較熟悉。我開設的人文藝術治療課,我利用漫畫或者藝術學習的方法,去療愈腫瘤晚期病人。比如手術后、放化療之后,這部分患者需要這一類治療跟進。我們希望通過精神的力量,讓患者重新樹立健康的心態。這也不是玄乎的治療方案,而是有嚴格參數的,有治療效果的對照,是嚴肅的科研項目。

        談生活:我本身也蠻焦慮的,因為要養家糊口

        記者:您的漫畫作品常常透出人生智慧,您覺得自己是個智慧的人嗎?

        小林:我覺得我的智慧蠻普通的,至今都沒敢去測智商,擔心萬一素質太低,下半生沒法過。我比較喜歡讀書,也喜歡到處走走,可能得到的人生感受比較多吧。

        人生智慧其實并沒有高下之分,大部分人的智力應該是相似的。太陽底下無新事,可能我們只是換一種方式把它表達出來。

        記者:平常生活中您是個幽默的人嗎?

        小林:幽默可能是大家都覺得我挺搞笑,但其實我是一個特別正經的人。這種幽默或搞笑,可能來自于一種價值觀,或者是價值觀背后的閱歷和學識。當你形成了對這個世界獨特的觀點,然后說出來和別人不一樣的觀點,有時就會讓人覺得很幽默。人生難免會遇到一些坎坷,如果你能用黑色幽默的方式去化解,也是幽默感的來源。

        記者:那您平時會焦慮嗎?

        小林:焦慮可能是現代人的共性,我自己本身也蠻焦慮的,因為要謀生掙錢、養家糊口。單位工作也很多,還經常被催稿。但我覺得,焦慮可以是一種不良情緒或負能量,但負能量和正能量往往只有一念之差,把這種焦慮轉化為另外一種動力,也是可能的。

        記者:具體是怎么轉換呢? 

        小林:你換一個想法,負能量可能就變成了正能量。我的漫畫里經常出現毒雞湯,但這種毒雞湯往往有治愈作用。很多人自己有困擾,走不出來,但看到漫畫之后,發現世界上并不是只有我一個人遭受這樣的折磨,他會有一種心事被說出來的感覺,反而會感覺自愈。再比如我自己,煩惱多了會失眠很痛苦,但失眠的時候正好可以構思漫畫。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榜
        日本狂喷奶水在线播放212,很黄很色欧美牲交视频,美女翘臀强进入系列在线观看,sss在线 网站地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