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i4mov"></th>

    <dd id="i4mov"><pre id="i4mov"></pre></dd>
    <rp id="i4mov"><ruby id="i4mov"><input id="i4mov"></input></ruby></rp>

    <em id="i4mov"></em>
    <em id="i4mov"></em>
    <th id="i4mov"></th>
        <em id="i4mov"></em>

        敦煌皇慶寺憶事:常沙娜和常嘉皋的姐弟情

        來源:《當代敦煌》微刊 作者:常嘉皋 發表時間:2019-03-28 16:01

          1959年夏天攝于莫高窟九層樓前(左起)常書鴻、常沙娜、常嘉皋、常嘉陵、李承仙。

          敦煌莫高窟,俗稱千佛洞,它是中國石窟寺中現存規模最大、保存最完好、最古老的藝術寶庫之一。也是世界上現存規模最大,內容最豐富的佛教藝術圣地。

          座落在莫高窟中寺的皇慶寺,是早在唐宋時代就存在的一所重要寺院。在歷史的滄桑中幾遭兵火而毀。清朝道光辛卯(公元1831年)又重新修建了莫高窟上寺的雷音寺和中寺的皇慶寺。正是這個皇慶寺,可以說是我成長的圣地!為什么這么說呢?這要追溯到我父親所著的《九十春秋》中的那段話:“1943年3月24日,我們六個人盤坐在千佛洞(莫高窟)中寺破廟的土炕上共進晚餐??曜邮莿倧暮訛┥险蹃淼募t柳枝,主食是用河灘里咸水煮的半生不熟的厚面片,菜是一小碟咸辣子和咸韭菜。這是來敦煌的第一頓晚餐,也是我們新生活的開始……”敦煌的一切,百廢待興、思緒萬千。

          1987年9月22日,常書鴻和李承仙重返皇慶寺,在院內梨樹下留影。

          我大姐所著《黃沙與藍天》一書中,是這樣描述她來到敦煌莫高窟皇慶寺的第一印象,“這是我平生第一次到莫高窟,可惜不記得那具有紀念意義的日子是1943年的11月幾日了。只記得已經是冬天,千佛洞前宕泉河里的水已經完全凍結,變成了一條寬寬的、白白的冰河。迎接我們的晚飯準備好了,擺在桌子上,一碗大粒鹽、一碗醋、一碗水煮切面,面條短短的。我愣了,問爸爸有菜嗎?爸爸回答說:這里沒有蔬菜,今天來不及做好吃的了。他只能勸我們,你們先吃吧,以后慢慢改善。明天我們就宰羊吃肉!大姐說:永遠刻在記憶中的那第一頓晚餐,一碗水煮切面,除了那碗鹽、那碗醋,還有爸爸那無奈的神情。我覺得心里酸酸的,覺得爸爸很可憐,在這么惡劣的條件下,他除了工作,還要照顧這個,照顧那個,又要安慰,又要勸導,他肩上的擔子實在太重、太重了!”

          1948年李承仙、常沙娜、常嘉陵攝于皇慶寺院里(時間為李承仙標記)

          當年有一批年輕的藝術工作者慕名而來,其中包括我父親的學生董希文和他的妻子張琳英等人。他們的到來為我父親增添了左膀右臂,父親把全部的心血都投入到了工作中,沒有時間顧及家庭。但現實是殘酷無情的,敦煌本來就地處西北邊陲,而在戈壁灘中的莫高窟是距離敦煌縣城五十里外的孤僻之地,其艱苦的環境對于一般人來說可想而知。因為這里與城市的生活隔絕,日久就會產生精神上的異常孤獨。陳芝秀的不辭而別也正是這個原因造成的,在精神層面上對父親的打擊很大!正因為這樣的孤獨與傷痛,讓他決定舍棄一切,奉獻藝術,把身心完全侍奉這座偉大的民族藝術寶庫。

          常沙娜2018年10月5日拍攝于莫高窟皇慶寺院內梨樹下 (畢力力提供圖片)

          我大姐當年只有14歲,為給家里分擔解憂,她從酒泉的中學轉回到敦煌中學。她邊上學邊照料弟弟,有了空余時間就跟隨父親學習臨摹壁畫。大姐說:"爸爸給研究所作出了明確規定,并一再強調,為了保護壁畫,臨摹一律采用對臨的方法,不許上墻拓稿。所以那時除了用現成的稿子,都用打格對臨的辦法來學習。"大姐也正是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練就了她藝術的童子功。她說:"爸爸有空就過來指導我,用中心線找構圖關系,人物比例,還要抓握住人物特征……雖然對臨難度大,但迫使自己把眼睛練的很準,提高了造型能力。我學習素描基本功就是從臨摹壁畫開始,繪畫基礎就是那樣打下來的?!贝蠼銘{著自己的天賦和勤奮好學的精神,努力吸收敦煌藝術的各種精華,莫高窟皇慶寺也成為她的藝術搖籃與避風港。

          2004年8月攝影于皇慶寺院里(左起)崔冬暉、常嘉陵、常沙娜、李最雄、葉文玲、常蘭、劉淵、常嘉皋。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戰敗投降。本來應該是舉國同慶歡欣鼓舞的日子。但接踵而來的卻是我父親意料不到的變故。他在《九十春秋》中這樣寫道:“由于日本戰敗投降,一些職工希望盡快回到過去的敵占區與親屬團聚,有的無心再呆在這個邊陲荒涼之地,想盡早離開這里,因而,接著而來的就是一個散伙“復員”的狂潮……幾年的艱苦歲月,這些洞窟中留下了我們辛勤的汗水,而這些藝術珍品也在艱苦環境中給了我們歡樂和欣慰。思前想后,我默默發誓,我絕不能離開,不管任何艱難險阻,我與敦煌藝術終身相伴?!钡?945年底時,研究所僅剩下竇占彪和范華兩位工友。1946年,父親去重慶招聘員工時,我的母親李承仙主動應聘,經過父親各方面的觀察和考核認為符合條件,同意帶她前往。當時,我的母親因為我的外祖父有病,她得延宕在家中一段時間,沒能同行一塊去敦煌。常言道:“自古好事多磨難,自古瓜兒苦后甜?!蔽腋赣H在《九十春秋》一書中做了這樣描述:″第二年,我的好友沈福義,學生畢晉吉把我的經歷告訴了她,之后,沈、畢二君一直觀察她的行止,為她去敦煌的意志所打動,他們認為她會和我一樣成為'敦煌癡人',于是替我談到我們的婚事。1947年9月,李承仙從成都赴蘭州,我從敦煌去蘭州,在那里結婚后,一起回到敦煌,從此我們成了一對'敦煌癡人'?!蔽业母改赣H從此將自己畢生的精力投入到對敦煌藝術的保護和研究的事業中去。

          母親李承仙抱著常嘉皋正在皇慶寺院內觀看鸚鵡鳥,攝于1956年夏天。

          我是家里最小的一個,在蘭州出生后。我的童年一直跟隨在父母身邊,從我記事起就知道,莫高窟皇慶寺前后有兩個院子,前院子有兩顆清代留下的老榆樹。各有一個很大的工作室和會議室及我父親的辦公室。后院是我們的家,有三間房,我跟父母睡在里屋的大土坑上。院里有一棵長把梨和一顆酥木梨樹,我稍微大點了,父親就教我給梨樹施肥澆水,所以梨樹每年都結很多又甜又香的果實。我記得最清楚的是父親從外地帶來了一對鸚鵡,天氣熱時鳥籠就掛在梨樹上,母親有時間時就抱著我去逗鸚鵡玩。

          皇慶寺院內,左邊是長把梨樹、右邊是酥木梨樹2016年拍攝(孫毅華提供圖片)

          鳥籠由院子里的梨樹和各種花草襯托著,母親對我說,這就叫鳥語花香。更使我難忘的是院子里的那座小地窖,它記錄著我的歡樂和悲傷,歡樂的是里邊可以貯藏很多瓜菜水果慢慢享用,悲傷的是我做錯了事,父親就會嚴厲地懲罰,把我關進地窖鎖上窖門,想逃也逃不出來。但這些記憶,今日回想起來,卻滿是溫馨!

          2014年11月常嘉皋留影于皇慶寺院內地窖,手拿的是鎖窖門用的銹跡斑斑的扣子。

          現在,莫高窟上寺的雷音寺和中寺的皇慶寺,已經成為敦煌研究院院史陳列館,陳列館由敦煌藝術研究所展覽室、敦煌文物研究所展覽室、敦煌研究院展覽室、常書鴻先生故居、常書鴻先生辦公室、常書鴻先生油畫復制品展覽室、常書鴻先生敦煌學研究展覽室組成。

          敦煌莫高窟皇慶寺正門

          我大姐1943年~1948年在莫高窟皇慶寺生活學習了五年,卻秉持父親的遺志,終生以敦煌藝術為教學、推廣任務,在發揚敦煌藝術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我是1953年~1959年在莫高窟皇慶寺度過了我的童年,短短幾年時間,這塊地方包含了一個家庭的喜、怒、哀、樂,也是一輩子的影響。我以我的父母親與大姐為榮,他們是我生命中最重要、最值得驕傲的親人!

          2017年4月作者和大姐常沙娜在北京一塊用餐。

          今天是我大姐89歲壽辰,特以這篇文章來祝賀她的生日。祝:大姐身體健康,開心快樂!藝術之樹常青!

          2019年3月26日寫于日本

          作者簡介  

          常嘉皋

          常嘉皋 1953年生于甘肅省蘭州市,是常書鴻先生和夫人李承仙的小兒子。自小跟隨父母在敦煌莫高窟度過了童年時代。出國前曾在甘肅省科技局、甘肅省科協、甘肅科技報社從事攝影工作。從小耳濡目染讓常嘉皋先生對藝術有了自己想法與見解,1986年自費赴日本留學,進入日本語專門學校學習,1988年考入日本東京設計美術學院,1990年畢業。根據自己的專業特長,常嘉皋先生選擇就職于日本熊澤絲網印刷工藝株式會社,并將常年積累的絲網印刷工藝融入到敦煌壁畫題材藝術品的創作中,工作之余將父母親遺留下的珍貴資料整理發表,繼續完成父母親未盡的事業和未實現的夙愿。

          圖片除孫毅華、畢力力外,均由常嘉皋提供

          來源: 《當代敦煌》微刊

        編輯:空明
        數字報
        敦煌皇慶寺憶事:常沙娜和常嘉皋的姐弟情
        《當代敦煌》微刊  作者:常嘉皋  2019-03-28

          1959年夏天攝于莫高窟九層樓前(左起)常書鴻、常沙娜、常嘉皋、常嘉陵、李承仙。

          敦煌莫高窟,俗稱千佛洞,它是中國石窟寺中現存規模最大、保存最完好、最古老的藝術寶庫之一。也是世界上現存規模最大,內容最豐富的佛教藝術圣地。

          座落在莫高窟中寺的皇慶寺,是早在唐宋時代就存在的一所重要寺院。在歷史的滄桑中幾遭兵火而毀。清朝道光辛卯(公元1831年)又重新修建了莫高窟上寺的雷音寺和中寺的皇慶寺。正是這個皇慶寺,可以說是我成長的圣地!為什么這么說呢?這要追溯到我父親所著的《九十春秋》中的那段話:“1943年3月24日,我們六個人盤坐在千佛洞(莫高窟)中寺破廟的土炕上共進晚餐??曜邮莿倧暮訛┥险蹃淼募t柳枝,主食是用河灘里咸水煮的半生不熟的厚面片,菜是一小碟咸辣子和咸韭菜。這是來敦煌的第一頓晚餐,也是我們新生活的開始……”敦煌的一切,百廢待興、思緒萬千。

          1987年9月22日,常書鴻和李承仙重返皇慶寺,在院內梨樹下留影。

          我大姐所著《黃沙與藍天》一書中,是這樣描述她來到敦煌莫高窟皇慶寺的第一印象,“這是我平生第一次到莫高窟,可惜不記得那具有紀念意義的日子是1943年的11月幾日了。只記得已經是冬天,千佛洞前宕泉河里的水已經完全凍結,變成了一條寬寬的、白白的冰河。迎接我們的晚飯準備好了,擺在桌子上,一碗大粒鹽、一碗醋、一碗水煮切面,面條短短的。我愣了,問爸爸有菜嗎?爸爸回答說:這里沒有蔬菜,今天來不及做好吃的了。他只能勸我們,你們先吃吧,以后慢慢改善。明天我們就宰羊吃肉!大姐說:永遠刻在記憶中的那第一頓晚餐,一碗水煮切面,除了那碗鹽、那碗醋,還有爸爸那無奈的神情。我覺得心里酸酸的,覺得爸爸很可憐,在這么惡劣的條件下,他除了工作,還要照顧這個,照顧那個,又要安慰,又要勸導,他肩上的擔子實在太重、太重了!”

          1948年李承仙、常沙娜、常嘉陵攝于皇慶寺院里(時間為李承仙標記)

          當年有一批年輕的藝術工作者慕名而來,其中包括我父親的學生董希文和他的妻子張琳英等人。他們的到來為我父親增添了左膀右臂,父親把全部的心血都投入到了工作中,沒有時間顧及家庭。但現實是殘酷無情的,敦煌本來就地處西北邊陲,而在戈壁灘中的莫高窟是距離敦煌縣城五十里外的孤僻之地,其艱苦的環境對于一般人來說可想而知。因為這里與城市的生活隔絕,日久就會產生精神上的異常孤獨。陳芝秀的不辭而別也正是這個原因造成的,在精神層面上對父親的打擊很大!正因為這樣的孤獨與傷痛,讓他決定舍棄一切,奉獻藝術,把身心完全侍奉這座偉大的民族藝術寶庫。

          常沙娜2018年10月5日拍攝于莫高窟皇慶寺院內梨樹下 (畢力力提供圖片)

          我大姐當年只有14歲,為給家里分擔解憂,她從酒泉的中學轉回到敦煌中學。她邊上學邊照料弟弟,有了空余時間就跟隨父親學習臨摹壁畫。大姐說:"爸爸給研究所作出了明確規定,并一再強調,為了保護壁畫,臨摹一律采用對臨的方法,不許上墻拓稿。所以那時除了用現成的稿子,都用打格對臨的辦法來學習。"大姐也正是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練就了她藝術的童子功。她說:"爸爸有空就過來指導我,用中心線找構圖關系,人物比例,還要抓握住人物特征……雖然對臨難度大,但迫使自己把眼睛練的很準,提高了造型能力。我學習素描基本功就是從臨摹壁畫開始,繪畫基礎就是那樣打下來的?!贝蠼銘{著自己的天賦和勤奮好學的精神,努力吸收敦煌藝術的各種精華,莫高窟皇慶寺也成為她的藝術搖籃與避風港。

          2004年8月攝影于皇慶寺院里(左起)崔冬暉、常嘉陵、常沙娜、李最雄、葉文玲、常蘭、劉淵、常嘉皋。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戰敗投降。本來應該是舉國同慶歡欣鼓舞的日子。但接踵而來的卻是我父親意料不到的變故。他在《九十春秋》中這樣寫道:“由于日本戰敗投降,一些職工希望盡快回到過去的敵占區與親屬團聚,有的無心再呆在這個邊陲荒涼之地,想盡早離開這里,因而,接著而來的就是一個散伙“復員”的狂潮……幾年的艱苦歲月,這些洞窟中留下了我們辛勤的汗水,而這些藝術珍品也在艱苦環境中給了我們歡樂和欣慰。思前想后,我默默發誓,我絕不能離開,不管任何艱難險阻,我與敦煌藝術終身相伴?!钡?945年底時,研究所僅剩下竇占彪和范華兩位工友。1946年,父親去重慶招聘員工時,我的母親李承仙主動應聘,經過父親各方面的觀察和考核認為符合條件,同意帶她前往。當時,我的母親因為我的外祖父有病,她得延宕在家中一段時間,沒能同行一塊去敦煌。常言道:“自古好事多磨難,自古瓜兒苦后甜?!蔽腋赣H在《九十春秋》一書中做了這樣描述:″第二年,我的好友沈福義,學生畢晉吉把我的經歷告訴了她,之后,沈、畢二君一直觀察她的行止,為她去敦煌的意志所打動,他們認為她會和我一樣成為'敦煌癡人',于是替我談到我們的婚事。1947年9月,李承仙從成都赴蘭州,我從敦煌去蘭州,在那里結婚后,一起回到敦煌,從此我們成了一對'敦煌癡人'?!蔽业母改赣H從此將自己畢生的精力投入到對敦煌藝術的保護和研究的事業中去。

          母親李承仙抱著常嘉皋正在皇慶寺院內觀看鸚鵡鳥,攝于1956年夏天。

          我是家里最小的一個,在蘭州出生后。我的童年一直跟隨在父母身邊,從我記事起就知道,莫高窟皇慶寺前后有兩個院子,前院子有兩顆清代留下的老榆樹。各有一個很大的工作室和會議室及我父親的辦公室。后院是我們的家,有三間房,我跟父母睡在里屋的大土坑上。院里有一棵長把梨和一顆酥木梨樹,我稍微大點了,父親就教我給梨樹施肥澆水,所以梨樹每年都結很多又甜又香的果實。我記得最清楚的是父親從外地帶來了一對鸚鵡,天氣熱時鳥籠就掛在梨樹上,母親有時間時就抱著我去逗鸚鵡玩。

          皇慶寺院內,左邊是長把梨樹、右邊是酥木梨樹2016年拍攝(孫毅華提供圖片)

          鳥籠由院子里的梨樹和各種花草襯托著,母親對我說,這就叫鳥語花香。更使我難忘的是院子里的那座小地窖,它記錄著我的歡樂和悲傷,歡樂的是里邊可以貯藏很多瓜菜水果慢慢享用,悲傷的是我做錯了事,父親就會嚴厲地懲罰,把我關進地窖鎖上窖門,想逃也逃不出來。但這些記憶,今日回想起來,卻滿是溫馨!

          2014年11月常嘉皋留影于皇慶寺院內地窖,手拿的是鎖窖門用的銹跡斑斑的扣子。

          現在,莫高窟上寺的雷音寺和中寺的皇慶寺,已經成為敦煌研究院院史陳列館,陳列館由敦煌藝術研究所展覽室、敦煌文物研究所展覽室、敦煌研究院展覽室、常書鴻先生故居、常書鴻先生辦公室、常書鴻先生油畫復制品展覽室、常書鴻先生敦煌學研究展覽室組成。

          敦煌莫高窟皇慶寺正門

          我大姐1943年~1948年在莫高窟皇慶寺生活學習了五年,卻秉持父親的遺志,終生以敦煌藝術為教學、推廣任務,在發揚敦煌藝術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我是1953年~1959年在莫高窟皇慶寺度過了我的童年,短短幾年時間,這塊地方包含了一個家庭的喜、怒、哀、樂,也是一輩子的影響。我以我的父母親與大姐為榮,他們是我生命中最重要、最值得驕傲的親人!

          2017年4月作者和大姐常沙娜在北京一塊用餐。

          今天是我大姐89歲壽辰,特以這篇文章來祝賀她的生日。祝:大姐身體健康,開心快樂!藝術之樹常青!

          2019年3月26日寫于日本

          作者簡介  

          常嘉皋

          常嘉皋 1953年生于甘肅省蘭州市,是常書鴻先生和夫人李承仙的小兒子。自小跟隨父母在敦煌莫高窟度過了童年時代。出國前曾在甘肅省科技局、甘肅省科協、甘肅科技報社從事攝影工作。從小耳濡目染讓常嘉皋先生對藝術有了自己想法與見解,1986年自費赴日本留學,進入日本語專門學校學習,1988年考入日本東京設計美術學院,1990年畢業。根據自己的專業特長,常嘉皋先生選擇就職于日本熊澤絲網印刷工藝株式會社,并將常年積累的絲網印刷工藝融入到敦煌壁畫題材藝術品的創作中,工作之余將父母親遺留下的珍貴資料整理發表,繼續完成父母親未盡的事業和未實現的夙愿。

          圖片除孫毅華、畢力力外,均由常嘉皋提供

          來源: 《當代敦煌》微刊

        編輯:空明
        新聞排行榜
        日本狂喷奶水在线播放212